博客主机

年輕人身上往往有年輕人的朝氣與新的想法

年輕人身上往往有年輕人的朝氣與新的想法
鳥兒為什麼能飛得很高,因為鳥兒很輕,把自己看得很輕。筆者喜歡這樣一句話。 幸福就是別把自己太當回事兒人往往是容易驕傲的,驕傲使人落後,這句話大家都很熟悉。所以,我們要讓自己保持謙卑,時時警醒自己,是不是有了驕傲的情緒,是不是保持了謙虛與低調的心態。這個世界,比你漂亮的人多的是,比你有才能的人多的是,比你聰明的人多的是,比你能幹的人多的是。如果因為一點點的成績就驕傲起來,就失去...
博客主机

千山萬水也不會阻擋心與心的相惜

千山萬水也不會阻擋心與心的相惜
生命中有一種情感,是寂靜的,也是無求的,守在天涯的兩端,給予對方溫暖的關懷,無怨無悔,不能說明,只願心懂,不求回報,只要你在,愛在,我們的愛很輕,輕的似乎看不到,卻又無時無刻不圍繞在我們周圍,不驚擾彼此的世界,只願在靈魂深處同行,只願在精神上給予對方勇氣,時光流逝,也還是彼此不忘最初,堅持同行,身在天涯,心在咫尺,直至永遠。 紅塵中,有一種默契叫做心有靈犀,有一種思念叫做魂牽...

感情並不是真心就一定會有結果

感情並不是真心就一定會有結果
時光清淺,那些愛終究散落在流年裡,只是真摯的愛已經鐫刻在你的生命裡,因為情深,所以鑽石能量水 問題難舍,因為情真,所以難忘,如果說愛是靜守歲月的期待,那麼情就是輕歎紅塵的等待,如果說對方註定是彼此生命的遺憾,因為曾經的那份真實的幸福,你也會感激生命中這份特別的遇見,在柔軟的時光裡,一起走過的路,都將成為生命中最珍貴的記憶。 很多時候,你有沒有發覺,最真的那份情,往往只會留駐於...

經不起流年暗換的點點回憶

經不起流年暗換的點點回憶
蕭蕭敗葉輕舞飛揚,念念故人淚在放蕩。如果,飄零是另外一個相遇的起點 ,那可否許我此生無怨,倘若,昨天不曾走失,可否容我續一遍?可是,這黯然的假想,卻是那麼的無能為力,最終還是以一個不可回首的姿態回答在我的生命中,留給我的只有那麼一個最最真切,最最美好的海外僱傭中心夢,而這個不切實際的夢,卻是那麼遠,那麼遠! 有人說,夢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,等到一切回歸于平靜,一切都來到了現實...

似曾相識人歸來

似曾相識人歸來
半青半黃半秋之際,我又回到生我養我的故鄉了。 小村一片靜謐,落葉飄零,倏疏地,隨風連著腳跟,有點春天花開的染髮焗油聲音.偶然,草垛上站立大公雞一聲仰天長鳴,漲紅了鋸齒冠伸長了脖;底下母的啄蟲咕咕叫,時不時張望那黑亮翹尾同類,羞愧低頭,現在不是下蛋時候,沒什麼傲驕,嗯,雄性就是美. 天空依然一片蔚藍,高挑白樺幾抹翠綠映襯老屋青瓦紅磚,兩株綠悠悠瓦菲隨意蔓延,日子過得不錯,清明時雨吹...

阡陌紅塵雁流雲

阡陌紅塵雁流雲
  寂寞空庭,憑窗凝望。是否,緣亦如浮雲,聚散無定?是否,天若有情天亦老?是否,我註定要用你昔日的柔情,裝飾我餘生無夢的歲月?牽掛,在老去的時光裡,凝成一朵寂寞的花。 舊物依舊,人渺渺。幽幽的心曲漫過,多少事,欲說還休,唯有樓前流水,應念我、終日凝眸。此時,月影遮掩了那日溫婉的歌,我已無心細品這份寧靜。 猶記那日,煙籠陌上,桃花芳菲,一瓣一瓣的飄紅落在佈滿青苔的外傭公司小徑...

換取潔淨的靈魂

換取潔淨的靈魂
冬天的顏色是雪色,我一直都這樣認為。 窗外終於堆起了雪花,世界便真的寧寂起來,拒絕了塵間所有的喧囂,側耳間只聽到雪落窗前時簌簌的香港景點聲響,心徹底地安靜了,其實此刻我只需要一盞燭火,在忽明忽暗的閃爍中看夜色的亮白。雪是冬天永恆的主題,如同愛是人類永恆的主題一樣。雪是冬天的靈物,愛是人間的純美。人於紅塵甘願為一種審美長途跋涉,儘管捧在手心的時候,化了,卻也著不虛此行的無限感慨...

母愛的溫暖讓我永生銘記

母愛的溫暖讓我永生銘記
時光陪著我同行,在細碎的光陰裡,總有一些關於愛和溫暖的細節。而那些關於親情、友情、愛情的某些細節,在我心裡落地生根,長成妖嬈的指尖花,永不凋零。 我每天,總是匆匆地踩著季節的腳步,留下自己細碎的足印。時已夏天,南方的這個時候還不算太炎熱,空氣中總是夾雜著若隱若現的花香,叫人心曠神怡。我是極喜歡這種淺夏的味道的,天空蔚藍,陽光和煦,仿佛映得人的心情也明媚起來。 每每這時,我都想...

幸福的憧憬在藍天白雲上書寫

幸福的憧憬在藍天白雲上書寫
我曾經站在離夏天最遙遠的地方遙望花開,我仿佛可以聞見花香,我隱約可以看見一個湛藍湛藍的天。 一年四季,只有一個夏天,溫暖的夏天。夏天帶了一些溫暖,但似乎又遺忘了一些愛情?它跟我說,它把我的愛情留在過去忘記給我帶回來。我早有預感,這個夏季我不會遇見愛情,我也能感覺到,我以後的每一個夏季都會有一些遺憾。我遺憾國浩資本期貨什麼,我想是不是因為我以後的夏季都再也看不見你。 當我知道你...

南丹的冬天山水墨畫

南丹的冬天山水墨畫
2015年2月1日,我從中山回家還沒有回去的時候這裡的氣溫有十來攝氏度,想著家裡已經在下雪,氣溫低於三攝氏度。第二天來到南丹,果然氣溫很低,還好我帶來衣服,抬頭望著半山腰之上,全都冰天雪地白茫茫的一片!時而半空中飄漫著幾片雪花,漫天飛舞。而山腳下的一大片綠油油的nuskin香港油菜,則襯托出兩個顏色的美,猶如一幅山水墨畫! 南丹的冬天,總是那麼一連幾天,寒風凜冽,氣溫驟降,有時清晨起來,...
Copyright © 一曲離殤斷情長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